『分手了。』她這樣說的時候,已經看起來出風輕雲淡,但身邊的朋友,凡是知道他們兩人的努力和無奈,都感到沉重。原本三個月的實習,在疫情後變成了將近一年的分離。直到最後,他們畢業前的那一句『等我回去,一起工作。』終究是沒辦法實現了。

距離較近的地方,也有好多人許久未見了

有多少人是這樣呢?即便是台灣、香港、澳門等距離較近的地方,也有好多人許久未見了。或許是因為疫情有了不同的規劃、擔心過境感染的風險、不想身邊的人為自己擔憂……諸多原因,導致我們留在了某個地方,動彈不得。

然而,這一場疫情,也再次讓我確認自己重視的東西。那些被隔開的人事物、落空的目標、想要的生活,對我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因此趁自己還有選擇的能力,在動蕩的時間點,任性地重整棋盤,盡我所能往新的方向奔去,但卻注定無法面面俱到。『要等疫情受控,局勢穩定,恐怕也需要等待兩三年。』他慎重地問我:『不趁這個時候回家見見家人嗎?』

是的,我確實想回家。

是的,我確實想回家。剛離職的我,在這裡除了他,其實無牽無掛。內心如果能說話,脫口而出就是『想回家』。想見爸媽,嘴上嫌煩,卻怕他們很快老去。想見姐妹,想把那些開心大笑的日常變回日常。想見等我回家的狗,笨拙的它可能快要去天堂等我了。想再穿那一件我最喜歡的長裙,那時候因為夏天,把它留在了衣櫥裡,沒想到如今我卻在這裡獨自迎來了冬天。

我想回家,卻不能。

我想回家,卻不能。『應該待在安全的地方。』媽媽這麼說是對的,而我除了不想讓他們擔心,也不想增加他們感染的風險。機場、航班、返國的隔離,一道一道關卡,彷彿都在賭自己有多幸運,才能見到自己想念的人。

姑且,先讓心安定下來吧,只希望所有人都健健康康。不是飛鴿傳書的年代,除了不在一起生活,視訊也算是能夠活靈活現地傳達了念想。

我這麼安慰著自己,畢竟是真的心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