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有多少人,就有多種生命故事版本,也許我們總看著他人的地圖望洋興嘆,卻也總能在命運的轉角處,發現早為自己造好的那一扇門。Jill Kortleve這位來自荷蘭的女孩就是如此,時尚對她來說就是一本雜誌的重量,是生活中的消遣,如今時尚界卻視她為前景看好的模特新秀,Alexander McQueen、Chanel、Fendi、Valentino等大秀上,都看得到她自信的身影。

其實多元性的議題,大概已炒了有四五年之久,大約在2016年,因為美國政治環境以及女權運動的催化,讓各種非主流的模特都有了發展空間,大尺碼、變性、白化症⋯⋯,我們可以感受到那股試圖衝破傳統框架的力量。當時Ashley Graham成了全球最紅的大尺碼模特,然而我們不得不承認,時尚界是現實的,Ashley Graham身上濃濃的美國妞味,成了她跨不出紐約時尚圈的軟肋,歐洲的高端時尚品牌,也尚未準備好讓XXS以外的模特成為主流,也因此大尺碼模特突破高端領域,也不過成了曇花一現的話題。

2019春夏Alexander McQueen秀上,在纖細模特行列中略顯「粗壯」的Jill Kortleve,吸引了眾人的目光。Jill Kortleve有一張令人難忘的臉,濃眉下是堅毅中略帶恬靜的臉龐,初次見到她,就想起莎瑪海耶克所扮演的芙烈達,只不過是個性稜角被磨平的芙烈達。

Jill Kortleve其實在歐美的尺寸為M號,跟真正的「大尺碼」相比,還有一點距離,這也許是為什麼她讓我們覺得有親切感,畢竟真正XXL的女孩,還是算少數,而Jill Kortleve的身型,更接近一般平凡女子的身材:腰間有肉有小腹、腿有肌肉而顯得壯碩、摸起來柔軟的手臂肉、皮膚健康而偏黑⋯⋯,每種身形外貌的女孩在她身上都能找到自已的影子。她可以說是代表了更真實的女性消費者群像。

出生並成長於阿姆斯特丹的Jill Kortleve,花了20多年,才學會接受自己最真實自然的樣貌,「有點小腹是相當正常的。」現在的她,比起節食,更愛大啖美食,不再為了體重小心翼翼;她活在當下,享受生活,甚至在IG上展現自然不做作的樣子,讓女孩們更喜歡她了,更讓許多在減肥和嘴饞間來回折磨自己的女孩們,瞬間有種得救之感。

Jill Kortleve,第一份模特兒合約,是與Nike合作拍攝廣告,接著進軍Zara、H&M等品牌,自然不造作的作風,也吸引蕾哈娜的關注,成為Fenty Beauty的廣告模特兒。然而真要說到進軍高端時尚,則要論到她走上Alexander McQueen 2019春夏秀,這場秀讓她一路飛黃騰達,接著又受邀走上Chanel 2020秋冬大秀,這是該品牌十年來首次邀請的大尺碼模特。不只如此,Fendi去年更首次破例,邀請她為2020秋冬大秀走秀,成為品牌創立近百年來,大秀上首位出現的大尺碼模特兒。更不用說她如今已登上多國版本的《Vogue》雜誌封面。

其實高級時裝界不愛用大尺碼模特是有原因的,因為會增加製作時間與人力的成本。同樣的設計,尺碼每增加一寸,都會增加打版製作的難度,更不用說XXL或更多極端的版型了,為了符合身形,設計師必須犧牲某些東西,有時甚至會變成與原初設計截然不同的版本。然而隨著這幾年,多元性的風潮在歐洲也逐漸稱為顯學,看著越來越多品牌願意放下原本的堅持,接地氣地挑戰大尺碼,讓我們對這個世界還有保有點希望。願Jill Kortleve能夠繼續在時尚界發光發熱,因為那代表了各種身形的女性,都有機會能夠打破陳腐的美感規範,從而欣賞真實自我最自然美好的樣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