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器一直都被視為花藝的附屬品,以對稱規矩的面貌稱職的充當綠葉,有一群設計師卻不這麼看待,相反的,他們賦予花器自由又帶點古怪的姿態,既可以作為承裝花朵的容器,同時也能成為獨立的裝飾個體,既是花器也可以轉身一變成為空間中的雕塑藝術品。

Bloc Studios - Posture vases

來自於義大利的設計品牌Bloc Studios,視大理石為設計材料的重點,將思考工業設計所帶來的污染與浪費視為自身的社會責任。抱著將天然大理石經由友善的設計,進入人們的生活日常周邊的信念,同時努力找到恰到好處的功能設計,為過份的浪費盡一分改善的誠意。Posture Vase為該品牌與攝影師Carl Kleiner 合作設計的花器系列,採用大理石的底座,結合簡練的金屬支架,將花器原有的外在輪廓抽離,讓花朵與葉材的組合與姿態千變萬化,不受拘束。花朵或倚或躺,都能藉由支架支撐出獨具個性的姿態之美,即使只有單一花朵,也能與極簡優雅的金屬線條進行對話,相映成趣。

「這個系列來自於控制花朵位置的實驗,進而拍攝它們的姿態與安排,使它們看起來像活著。」- Bloc Studios

Birgit Severin - Ashes series

原為心理學專業的德國設計師Birgit Severin,持續的試圖尋找合適的符號語言,將抽象的概念植入作品當中,完成精神性的敘事,同時討論關於歸屬感與識別的主題。

靈感來自於亞伯拉罕米尼翁的佛蘭芒繪畫Birgit Severin創作了Ashes花瓶系列,關於此系列的核心概念,Birgit Severin曾說:「鮮花和水果是美麗、青春和快樂的象徵。同時,在它們的衰變中,它們成為生命簡潔和死亡必然性的提醒」。

借用最新的3D打印技術,結合傳統的手工藝,打造出前所未見的物質肌理與觸感。透過徒手捏塑花器的流動姿態,介於動靜之間,恰如位於生與凋零之間。啞光的表面暗藏著隱微卻會默默閃耀的圓點圖案,宛如黑夜中閃閃動人的星空。Ashes作為一系列橡膠花瓶,在現代家居的背景下重新詮釋一個重要的概念,承認生活的美麗和瞬間。

Studio E.O - The indefinite vases

來自於斯德哥爾摩,帶著北歐獨有的眼光與敘事口吻,設計師Erik Olovsson善於賦予作品角色與互動關係,合成短篇的故事詩。在“The indefinite vases”中,Erik Olovsson結合了兩種截然不同性質的材料,吹製玻璃與大理石,前者是輕透易碎的代表,而後者是堅毅高貴的象徵。異材質的拼接並非此系列最為突出之處,反之令人驚艷之處在於,玻璃花器與大理石底座彼此的互動與相容關係,彷彿彼此是為對方而生,無縫而天然的組合成一對。

Erik Olovsson提到,這些具有流動性姿態的玻璃,同時也是對於重量與地心引力的詩意展現,有時看似自大理石之間夾縫而生,有時看似與底座融為一體。這位斯德哥爾摩的設計師與當地的玻璃工匠合作,企圖實現在大理石上看到滑動,棲息和坍塌的球狀體。由於重力的作用,尚未定型的玻璃會根據周圍的環境變換姿態,逗趣擬人的姿勢,令人會心一笑。

Erik Olovsson醉心於材料的不可預測性,同時不忘表達自己對於石頭材料的喜愛,除了姿態的相融,在「老舊的」大理石與「新吹製」的玻璃之間,時代新舊的銜接亦是設計師的理念之一。設計師透露,The indefinite vases是一個無限的系列,始終在過程中,始終在創新。

「我真的沒有看到所謂的『盡頭』」- Erik Olovsson

photo via Studio E.OBirgit SeverinBloc Studio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