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分鐘沒有光線、顏色的世界會是什麼樣貌?

 

筆者參觀完位於德國漢堡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 (Dialoghaus),Follow my voice是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這個體驗館在1989年於法蘭克福首次進行測試,參與者在配有盲杖的黑暗房間中進行實驗,盲人亦參與其中,兩者相互交流、談論經驗並提出問題,經過長時間的發展,才構成了需要用身體的觸覺、嗅覺、聽覺去產生共鳴的體驗館。

「Follow my voice」取代了我們所認知的 「follow me」。

十人組成的遊覽團由盲人嚮導帶領,經過特殊建造的暗室,用氣味、聲音、風和紋理傳達了家、自然環境、城市等我們習以為常的環境,並在最後置入了酒吧。

找尋基準點

入口的紅色壓克力包著深黑的空間,盲人嚮導引領著參觀者在入口處等待失明的過程,耳朵和手是現在的眼睛。這是一個分不清左右、沒有基準點的空間。經過無數的斜坡和曲折的道路,人們撞在一起,試圖找到用聲音排隊的方式,每個人都在重新學習行走,在看不見的世界裡,必須要用名字和獨特的聲線去記住對方。

 

不斷變換的盒子

盲仗總是碰到障礙物,無論是櫥櫃還是桌椅,在黑暗的世界裡,每一種物件都是會變形的。廚房成為一個不斷變換的盒子,讓人迷失方向感、喪失時間概念,這種荒亂只能不斷的用對話去試探人們的所在地並找尋相對位置,藉由偶爾出現的「follow my voice 」來重新定位自己。

遊覽

穿越森林,屬於自然的蟲鳴鳥叫、瀑布和流水聲、風的吹拂意外清晰,雖然感受不到綠,卻能感受生命在耳邊環繞。搭著船遊覽漢堡景致之時,提醒著向左或向右看的詞彙已毫無用處,只能在腦海中用身體感知組構一幅幅畫面。

尋找與對話

船靠岸後,導覽員花了許久才找到出口的位置,他在這黑暗的世界十年了,依然有迷失方向的時侯,過了半晌,他引領著參訪者下船,走向聲音電影院,聲音播放著影像,自然的聲音、合唱的聲音、鄉村到城市的聲音都迴盪在腦海中。

 

踏過階梯、走過馬路,都市的車水馬龍和飛機的引擎聲攪亂了參訪者的思緒,盲杖分不清是碰到了物件還是腳,在這黑暗空間必須以言語來行走。最後,來到旅程的最末端─酒吧,在這金錢買賣飲料的場所,信任是一切的基礎,他們用觸摸錢的方式進行每場交易的額度,最終,一行人沿著長桌坐了下來,開始在黑暗中的對話。

聽見空間

以導覽員的經驗,他至少需要五、六次的探索才能夠重構一個空間,但偶爾,他連在這待了十年的地方都有可能喪失方向感。他用身體去記住空間,再用聽覺來測量距離和大小,但在他的世界似乎沒有絕對的尺度,一切都有可能隨時變形。

整個體驗館顛倒了世界的典型角色:帶領參觀者的是盲人嚮導,暫時失去視覺的則是訪客,後者被帶離了他們習慣的舒適區域,以身體重新認識他們所存在的世界。

看不見的顏色是一種很深很深的顏色,張開眼都看不見的透明。讓我們在黑暗中對話吧!用這些對話和身體感官重新認識這個世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