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剛出社會時,在做藝術或辦公室行政時,有一種較上年紀的老闆,喜歡看你打掃的認真樣,來評判你是否是個合格的員工。尤其是掃地清潔這種事,用著老闆提供不甚好用的掃帚與畚箕,辛苦的留著汗與灰塵鬥智又鬥力,老闆還要在一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翻著報紙,感覺員工有在做事的利用感。

殊不知灰塵這玩意兒萬不可以工具掃起,它會隨著工具的擺動,承風在空中盤旋之後,再滿意的落下在不知何處,在配上老闆那只管設計好看卻對清潔不利的花地面,就有得苦累了眼力。不論你在地面怎麼掃,永遠接不住那該死的調皮玩意兒。長大之後,用了掃地機器人,才知道最好的辦法是用吸塵器,或是除塵紙拖把。(還我那些傻傻地流著汗,跟灰塵搏鬥給老闆看顯示自己好棒棒的青春啊 啊啊握拳)

而這些即使再怎麼努力的清掃,卻換不來看到自己的實際努力與效率,日漸壯大的是自己日不從心的無力感,直到我在《俗女養成記》作者的文章裡看到這篇〈俗女日常〉馬桶刷,才明白到原來自己的感覺不孤單,那些不思改進、不調整或觀察清潔過程與方法,卻始終要求後人用爛工具,去達到自己心中理想的清潔效果,根本完全不符合邏輯啊啊啊,標準的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

文章裡這段說得好:「我終於領悟大人說的是空話。嘴裡說廁所清潔事關重大,人的德行操守要從這種最髒的地方把持起來,但是集體傳承給學生的工具和掃除方式,卻樣樣證明整個社會是長時間且大規模的不在乎廁所不乾淨。這才明白,真正有效的方法,全然不是權威人士作態指導的那套堂皇。」

再來是回到台灣之後,特別是洗碗。天知道台灣人有多喜歡開著水,讓過多的水,豪放且大肆地流過碗盤,渾然不知手中的乾淨水資源有多麼著珍貴且得來不易。怎麼不用洗碗機的理由,不外乎內心不安沖不乾淨,即使理性數據顯示,只要使用得當,科技洗得省水心安,依然敵不過人用勞動摧殘自己換來的自以為心安。

文末,附上這段「本來已經忘記這回事,前不久發現那款刷子還有人賣,而且有人買。像是這三十幾年來我想盡辦法爬離的地坑,人口依然在裡面無盡繁衍,教忠教孝。本來也不是不知道的事實,但就,忽然撞見的那一下還是心驚。」

下次,這個年頭如果還有人叫你用苦力去掃地的話,真的可以貼這段文章給他們看,地板清潔要用吸的,我用數年來的掃除經驗保證,真心不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