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伴侶

我很愛胡說八道,而且很一本正經。可能這個特質,朋友們喜歡找我談心,聽我胡說八道。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聽了一個很糾結的真實故事。我的朋友 A 去年剛和談了七年戀愛的女朋友結婚了,但是吧,他們可能已經這麼多年了,很多愛情都變成了親情,可能結婚並不是他們彼此還有多令對方動心,只是對雙方父母的交待。真的就是這麼巧,擺完喜酒不到一個月,他和公司新來的女同事出差,那一個星期他好像覺得自己突然獲得了新生命,他們並沒有發生什麼不道德的事,甚至他們只認為是興趣相投而已。可是他們越聊越投機,發現對方很有吸引力,而且是致命的吸引力。其實我也很難想象他在我印象中一個循規蹈矩,對父母孝順,對愛情專一的人會跟我講出這種話。我問他你想幹什麼,他說想離婚。我真的毫不掩飾地驚呆了,過去的七年一直相安無事,結了婚一個月不到就說離婚,就為了這個認識了幾個禮拜的新同事?他說他感覺這個女生是他的差不多靈魂伴侶那一類吧。這是個成熟的成年人說的話嗎?我怎麼覺得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

我沈默了有兩分鐘,愛情最可貴不就是那份像懵懂少年的單純嗎?我在想如果我是他我會怎麼做,我是他的新婚妻子會怎麼做,我是那個女同事又會怎麼做。其實放出來講無非就是選哪個離開哪個。我也不知從何說起,但我是他我的確會選擇離婚。並不是我多瘋狂,也不是不負責任,我認為剛剛是負責任才更應該離婚。我離婚是為了給你個交待我不愛你了,我不想你面對一個虛偽的我,為了不違反道德不讓自己內疚而苟延殘喘地維持這段已經不純潔愛情。我也無法評估他到底有多理智或者多不理智才說的出那個女孩是他的靈魂伴侶,但靈魂伴侶這個詞真的很重,很令人嚮往。我也不確定自己現在的伴侶我們的靈魂配不配,也許我這輩子都等不到他出現,也許我遇見鬼的可能性都比遇見靈魂伴侶的幾率大。那他該有多幸運,遇見那個人,他們不一定非要結婚,但必須對現在這段婚姻誠實。

我還未婚,可能會覺得我站著說話不腰疼,他的新婚妻子這麼無辜,付出了幾年的青春剛結婚就被甩了,往大了說幾乎毀了她的生活,但繼續騙自己他會回來消磨的不過就是過去的那點美好回憶。其實我自己就生活在這種家庭,我母親經濟獨立,生活獨立,真是個沒了誰都能好好活下去的女強人。我勸她離婚吧,也不一定是為了遇到個更好的人能照顧自己,只是不必為了輿論的壓力,還有那個已經不愛自己的男人的封建思想委屈自己。她不肯,她寧願那個負心男人敗光她的血汗錢,不負責任地說著愛她卻照顧著另一個女人的家庭。在我看來真的很悲哀,說我不孝也好,不義也罷,當兩個人已經感情破裂了不要說為了孩子勉強一起,再試著努力一把。我作為子女真的不覺得你們的付出有多偉大,我天天生活在你們的壓力之下陰影之下,你們的感情破裂了與我無關,不要拿孩子當籍口,攤子爛成那樣了就別想著補補還能用,也不覺得縫補時的針頭刺著痛嗎。放過彼此,才能更好地生活下去。

好像扯遠了,A 他們倆或者說三個人的事沒這麼複雜。如果遇到今生摯愛,別說離婚了,為他赴湯蹈火上刀山下油鍋哪件事都毫無猶豫,離婚又算什麼,何況這已經是他所能做的最負責任的方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