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因為Victoria’s Secret於今年6月宣布破產,其實大家都已忘乎曾經以為性感、苗條、豐滿就是女性魅力的認知。進去Z世代,是時候覺悟女性的真正魅力從何而來!模特也不一定好看或是身材有多好,有個人特色才是無法複製的魅力體現!

「在時尚界沒有對於錯,只有軟弱還是堅強。」

艾希莉‧葛萊漢 (Ashley Graham)

艾希莉‧葛萊漢是時尚界裡大碼模特樹立的好榜樣之一,小時候被診斷出多動症和誦讀困難,長大後卻是風姿出色的大碼模特和節目主持人!

紐約時裝週上的Addition Elle系列
紐約時裝週上的Addition Elle系列

艾希莉‧葛萊漢一直引領時尚界的進步,她是第一個出現在《體育畫報》(Sports Illustrated)雜誌上的大碼模特,還是最早出現在《泳裝專刊》頁面上的大碼模特之一,紐約時裝週必有她展示的身影,並多次參加Marina Rinaldi的時裝show。不只是模特,還與Addition Elle設計了內衣系列,經常以身體多樣性倡導者身份讓更多可能不太願意接受自己身材的人,來為她們提供自信與信心!我想:這才是女性的真正魅力吧!

「多樣性的樣子,就是未來。」

泰斯·霍利德 (Tess Holliday)

泰斯·霍利德曾被父親口頭虐待,後與父親斷絕關係,不畏懼說出自己雙乳房切除留有疤痕,一直以樂觀積極的心態面對一切,包括自己是大碼模特,認為每次走show是最難忘和感性的時刻之一。

Chromat紐約時裝週
Penningtons的MBLMxTessHolliday系列

即便接近30歲才全心全意進去模特這一職業,泰斯·霍利德也從不膽怯太遲入行,相反她認為大碼模特之路是很多樣性的,泳裝品牌Chromat紐約時裝週是她的第一次大型首場秀。

「不排斥身體,真實做自我。」

潔西卡·拉海 (Jessica Lahey)

19歲開始做模特的潔西卡·拉海,起初參加模特比賽並沒有獲勝,卻在幾天後驚喜收到代理商的合同簽約。再後來,用自己對女性身體話題的獨特見解創立曲線模型和女性賦權平台,激發更多女性不要因為所謂多脂肪而排斥自身,學會真實做自己。這大概也是需要很多女性更加自信面對自身吧?

Jessica Lahey創立的平台拍攝
Jessica Lahey創立的平台拍攝
「打破又瘦又高才漂亮的刻板印象」

克蘿伊·馬歇爾 (Chloe Marshall)

大碼怎樣?微胖怎樣?自信就得了!克蘿伊·馬歇爾2008年參加英格蘭小姐比賽,打破大家對選秀比賽一貫以為苗條性感就是美的刻板印象。走在Torrid NYFW SS18秀上的她,有屬於自己的性感之路。

2008英格蘭小姐比賽
Torrid NYFW SS18秀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Find the beauty in every day 💕

A post shared by CHLOE MARSHALL (@chloemarshall01) on

「我的身體,我喜歡,我很驕傲」

坎迪絲·賀芬 (Candice Huffine)

坎迪絲·賀芬享受在T台自信走show的感覺,15歲時就參加模特選美比賽,隨著走T台機會越來越多,從一個不太知名的大碼模特到進去A名單的時尚雜誌,她有被選為第一個Vogue Italia封面的大碼模特,到2014年,她成為第一個出現在倍耐力日曆上的大碼模特。曾經她也因為自己的身材不夠自信缺乏安全感,自從踏上走秀之路,使她變得越來越強大引以為傲。

Photo via Peter White/Getty
Photo via Peter White/Getty

「儘管擔心,也要嘗試並接受機會」

帕洛瑪·艾爾瑟 (Paloma Elsesser)

時尚是兼具包容性和多樣性的,不分種族區分,對於帕洛瑪·艾爾瑟而言,只要有勇氣,機會就來了。曾為Nike,Inc.,Fenty Beauty,Proenza Schouler和Mercedes-Benz建模,在2020年秋季的展示中,帕洛瑪·艾爾瑟首次亮相米蘭時裝週,而今年2月時,也剛完成紐約Eckhaus Latta時裝秀的走秀。

Photo via Alessandro Lucioni / Gorunway.com
Photo via Alessandro Lucioni / Gorunway.com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unites states, chile, switzerland* April 2020 American Vogue !¡! I am profoundly humbled and honored to be able to create imagery — a legacy that will exist in the world long after I’m gone — which can radically change an industry I care about, and can radically change a world I care about. I hope that this imagery will continue to inspire a reclamation of practices which allow us to challenge conventional beauty ideals, cater to our nuances and hopefully positively shape how people quite literally see themselves. thank you Anna, @voguemagazine , @felicity_webb, @tylersphotos, #camillanickerson , @nnadibynature, @hannah_murray1 , and @jimmypaulhair #voguebeautywithoutborders 🤍

A post shared by paloma elsesser (@palomija) 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