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男權社會,以信仰之名進行道德綁架有多令人絕望,這個故事就有多揪心。土耳其女導演蒂尼斯 · 艾葛溫的處女作《Mustang》又名少女離家記,用幾個女孩的故事呈現了儘管身心被囚禁摧殘仍勇於自我救贖的精神。

父母雙亡的五姐妹在某天放學的路上玩心大發和海邊的幾個少年一起戲水,興奮之余騎上了男孩肩膀上「騎馬打仗」,畫面都是青春的無限活力。但回到家中,厄運便開始。五姐妹依次被祖母叫到房間里訓話,因鄰居看見她們和男孩子玩耍後告狀,在這個封閉的村落里,他們篤信宗教,認為那樣和異性打鬧是不檢點的行為。她們被迫就在家裡,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好妻子,如何去成為一個男人的附屬品,在男權社會的體制下,五姐妹被囚禁在家裡,祖母和叔叔便成為了獄卒。

這本應是個被絕望籠罩的故事,但電影的情景處處是和煦的陽光,溫暖的色調,從玻璃窗射進來,打在少女們的身體上,落在她們微微顫動的睫毛和棕色蓬勃的秀髮上,手持鏡頭無限接近她們的肌膚,似乎隔著屏幕都能聞到她們的氣息,處處都展現著青春的慾望和現實中被禁錮的反差。

故事的發展也愈發讓人透不過氣,大姐和二姐都要結婚了,大姐嫁給了自己喜歡的人,開心的跳著舞,二姐卻嫁給未曾謀面的陌生人,坐在一旁喝悶酒。三姐在嫁人前夕毫無徵兆地吞槍自殺,剩下兩個最小的姑娘逃離了這個牢籠,到了土耳其人內心的烏托邦伊斯坦布爾,投靠她們的語文老師,可是她們又能呆多久呢?

而我只覺得,任何對自由對天賦的剝奪都是罪惡,衝出枷鎖的一刻,最終成為野馬奔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