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趁著假期,除了置辦送禮品、也趁機把握空閒時間閱讀了行為藝術教母,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的自傳《疼痛是一道我穿越了的牆: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自傳》,在她的最新自傳裡《疼痛是一道我穿越了的牆》中詳實記錄了她的成長過程、藝術創作的靈感以及她與同為藝術家的前任情人烏雷之間驚心動魄的分手故事。

最初對她的好奇來自她奇異的行為藝術與其高知名度,以身體作為媒介,選擇旁人看來近似”自殘”的表演方式,看似無所畏懼,奪取傳播媒體與眾人目光,實則背後的思考方式是「去做我感到害怕的事、去做我不懂的事、去沒有人到達過的領域。如果你用同樣的方式去做事,不斷地重複自己,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Dozing Consciousness, Marina Abramović, 1997

書中前段描述了她原生家庭的成長過程,字裡行間依然嗅聞得出當時年代禁箍保守的氛圍,雙親的不睦影響了她成長的思維,也影響了她在追逐自我與成就藝術的過程中,對於自我的挑戰與認知,以及最重要的「渴求愛」這件事。

Marina Abramović & Family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前任情人」烏雷在書中的多次篇幅,與昔日同是藝術家的情人共同創作,又戲劇性地分手;在表演現場再度重逢彷彿宣告和解,然而最終兩人依然要面對的是情侶之間難以避免的金錢考驗以及肉體出軌;六十歲時再次被另一個藝術家情人背叛,終於醒悟「藝術家應該避免愛上另一名藝術家」。

AAA-AAA, Marina Abramović & Ulay, 1978
Marina Abramović & Ulay very young

曾幾何時,我們都冀望擁有可靠堅實的伴侶,即使不是從事藝術家職業,在我們夢想追逐自己的理想的道路上,能有刺激與鼓舞自己的伴侶陪伴是件多麼美好的事,但是我們都忘了人的陪伴與情感是一種會變的狀態,因此將自己的目標建構在自己的本心上而非人上,是最忠於自己本心的抉擇,因為對於目標的嚮往往往不變。

Rest Energy, Marina Abramović & Ulay, 1980

而今年已70歲的瑪莉娜,卻從未停止創作,即使在人生的路上,曾經因為愛情的迷思做出違背自己本心的抉擇,但人們最鮮明的記憶仍舊是記得她本身的藝術成就及透過嘗試藝術表現達到了什麼,而不是她與何者墜入情網。

*Photo source:@marinaabramovicar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