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如果乾淨、清新、秩序井然,對內在道德的影響力絕不亞於對身體健康的影響,而且會直接影響家庭成員,讓他們清醒、平和、體貼。讓房屋整潔除了有益健康,也是為了維持形象,相較於過去倡導物品永久代代相傳,現今世代的我們想要寬敞,想要拋下各種累贅、塞滿房間的家具和服飾、綁住我們的物品,以及種種正在轉化、已不適用的家居觀念。

然而,真正讓人們開始覺知丟掉它們所蒐集的垃圾,近藤麻理惠不是第一人,而是奧斯卡王爾德從現代設計史先驅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的居家黃金律得來的概念

"不要在家裡放置你認為有用,而你卻不相信它是美的東西。"

客 廳/女性見客與交際的場所

除了凝聚家人最基本的社會關係,藉由好客所帶來的招待功能促進聯誼,也是客廳的功能飲料的傳入與興起也影響著客廳與器物擺設,「來喝茶交際」變成是個請人來家裡客廳坐的絕佳藉口,不只能秀出財力,也是女主人上場展現良好教養的時機。

而裝飾客廳在過去的歷史是新嫁娘的一項職責,過往時代各朝代裝飾風格不同,當時熱與光的工具技術尚發展不足,有一段時期色調偏向昏暗陰鬱,而現今隨著家居設計的媒體倡導,不同的風格五花八門,有濃烈沉重的華麗、充滿異國情調的奢華,但花錢裝飾卻得靠精準功力,有太多人過於自負落得俗麗,不如參考自己的生活動線與個人特質,以住宅的素顏魅力為基礎,無論是喜歡簡單清爽禪宗意境,或是自身喜愛的民族風為主,總好過盲目追隨卻拼湊出不符合自身的矯揉造作。

工作室/因應女性職業角色而增生的新空間

近來因為在家遠距工作的關係,我面臨到工作與生活空間的分界與轉換,重新以有效的方式思考並定義自己的工作角色重新框架自己在家居與職業之間的角色轉換,一般觀念認為在家的人生產力低落或是無法貢獻社會,其實是一種過時的工作刻板印象。

事實上,越來越多的婦女或在家工作者,將居家的某些角落例如餐桌或是客廳的一隅,刻意布置成預備上工的等待區或是直接變為辦公區域。而女性的細微敏感與美感,也賦予這些區域角落的多元可能性與裝飾性。相較於吳爾芙的年代,不得不躲在自己的房裡寫作為自己掙得一些心理自由的空間,現今客廳與工作室的界線模糊與多元使用,也是一種因為時代中使用者的習慣轉變而造就空間功能上的轉變。

延伸閱讀:《如果房子會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