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參與一場溝通表達的演講場合,接觸到一些事業有成的女性前輩,這些女性前輩們縱橫商場數十年,其舉手投足間,無一不帶有爽朗、俐落的戰士開闢疆土的殺氣與精明,個個說起過往在戰場上廝殺的輝煌歷史,可是在與她們相處的過程中,我隱約地感覺到她們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感覺,似乎對於展露自己女性的一面顯得特別壓抑,不希望自己的女性特質外顯,以至於在說話談吐之間,喪失了女性特有的同理心與溫婉,相處態度顯得咄咄逼人,彷彿有一種得理不饒人的直硬嗆達在防衛自己。

過往,在性別意識不平等的年代裡,女性為了爭取自我,要跟社會上的男性競爭或匹敵,往往誤以為必須展現和男性一樣「雄壯、威武」的氣勢,才能把男性「壓下去」以多爭取自己的空間,把傳統女性特質中所謂的「溫柔、婉約、淑女、妖嬌」等通通視為大忌,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在職場上流露出女性的柔弱或可愛的一面,就會被男性攻擊或看扁。將自己身上的女性特質深深地隱藏與包覆起來,並沒有將自己身上與生俱來的女性特質與溫柔力量做很好的平衡與應用在人生與人際相處之中。

然而,在現今女性意識抬頭的年代,兩性平權的概念逐漸被倡導,對於女性主義的定義出現了許多解釋,也出現了許多因為強調與關注的點不一樣而誕生的派別,一切都取決於人和文化對於名詞定義當時的詮釋不同而有所不同。其實女性主義與女性特質並沒有任何衝突,獨立自主也不一定等於一定要男性化;因此,在這一個年代,或許我們對於兩性平權該思考的問題點會是:「該如何討論並共創出兩性平等相處、共同發揮彼此能力互補的最佳環境」,而不是相對地去仇視、鄙視男性或厭惡男性,並產生壓倒式性別權力不對等的爭奪情形。

提醒自己,保留自己,這如同只有自己最知道自己的幸福樣子是什麼,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最想要長成什麼樣子的姿態,不論自身性別為何,所面臨到的情況為何,自己定義自己的生命意義,才能呈現出在人生過程中對於自己的滿足,不論是與異性或同性相處,皆能平和地與之相處。

「該如何討論並共創出兩性平等相處、共同發揮彼此能力互補的最佳環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