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起上一篇Kara的悠然自得,Joe說自己迫切地想要立刻搬回家裡住,然後就此賴著不走了。當然,她目前還萬不得已。城裡的工作環境和待遇都比較好,一切也已經邁向穩定,沒辦法就這樣放棄一切貿然回去重頭再來,Joe必須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可Joe真的很想念家裡,這座城市明明天大地大富麗堂皇,能屬於她的地方就是這一點點空間。Joe在她的房間裡擺滿了自己喜歡的事物,不知不覺就從老家裡搬了許多零零碎碎的東西過來。『睹物思人!』她狀似悲慘地哀嘆道,然後就被幾位一同合租房子的室友叫出去吃飯,嘻嘻哈哈地像個沒事人。她自覺自己非常依賴家人,還記得當初離家工作的第一天,明明沒發生什麼不順心的事情,卻輾轉難眠,斷斷續續地哭了一個晚上。目前倒也習慣了,偶爾遇事會感到焦躁,偶爾想家卻不能回時,她都找到了小小的方法去排解。

Joe覺得,新的關係和羈絆應該就是目前生活最大的慰藉了。和閨蜜待在一起,出門逛街、吃吃喝喝、唱歌看電影、在家玩遊戲機或洗衣煮飯,有人陪伴自己過生活,回家時有人在或等人回來,感覺就不會那麼孤單。這也是她搬離最初租賃的單人套房,選擇和幾位閨蜜合租房子的原因。

再加上人多膽子大,Joe和閨蜜常常結伴在網絡發起聚會,結交待在同一個城市的新朋友,偶爾多人聚餐,偶爾遊山玩水、或一起參加手作坊。零碎的休閒時光便這樣閒散地打發了,也算愜意。

儘管日子總會塵埃落定,但Joe從來沒有打消終有一天能回家工作的念頭。除了專注於正職工作,Joe也在一年前開啟了自己的副業,她在線上經營自己『工作室』,透過接案來賺取一些外快,其中包括了設計、企劃案、文案等。希望有朝一日能建立良好的口碑及熟客管道,那麼就能為回鄉工作時可能面對的一些變動做準備,例如暫無職缺、薪資較低或臨時開銷。

「The house of every one is to him as his castle and fortress. (每個人的家對他自己都像是城堡和要塞。)」——英國法學家Edward Coke曾言

對Joe來說,或許就是如此,她說自己在外奮鬥的原因,就是為了能早日回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