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

「什麼事?」夏以晴狠不下心,只好回頭一瞪,語氣壞透了。其實,她知道自己只是在跟自己賭氣,她討厭自己的懦弱,如此小心翼翼地藏著掖著自己的感情。為何就不能像許文樂喜歡璉璉那樣奮不顧身?若自己可以勇敢一點,或許自己的愛情就不會像那本沒有被歸還的紀念冊,得不到任何回應。

許文樂追上來,微微喘著氣。他捉摸不透夏以晴的情緒起伏,只得懊惱地說:「你幹嘛生氣?」聽罷,夏以晴無名火燃起,但又不能隨便發脾氣,畢竟這個呆子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況且璉璉的紀念冊能夠順利拿回來,可能佔了他的一丁點功勞。四分嫉妒,六分不甘心,夏以晴實在憋不住,只好將怒火轉移到另一件事上:「我的紀念冊……都一個月了,你到底寫到哪去了?」這一回,輪到許文樂理虧。他搔了搔微亂的頭髮,眼睛望向別處:「遲點就給你啦……」

許文樂毫不在意的樣子打擊了夏以晴,她好不容易壓下來的怒氣又呼呼升起:「那就算了!」說罷,轉身就要離開。許文樂一驚,不明白平時凡事好商量的夏以晴今日怎麼這樣反常,好像自己跟她有仇似的。他趕緊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夏以晴的手:「等一下,我還給你就是了!」

「什麼?」夏以晴不明所以,這個呆子有將紀念冊帶著,卻不肯還給自己?許文樂見夏以晴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動作加快,終於狼狽地從書包拿出了那本夏以晴的紀念冊。夏以晴盯住半響,冷冷地說:「你該不會還沒寫吧?」許文樂嚇了一跳,連忙否認:「我寫了!」

「那你為什麼不給我?」夏以晴見他這樣,心裡也不好受。她為自己的無理取鬧感到羞愧,卻又不知所措,只好繼續板著臉拿過紀念冊。許文樂怕自己沒有回答又會惹夏以晴生氣,只得支支吾吾道:「有點……不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以晴翻開書頁,內心的諸多抱怨開始翻騰。自己暗自傷神那麼久,竟然只是因為這傢伙不好意思還紀念冊給自己?暗戀真是害人不淺。

但是,當夏以晴瞥見某一頁,她也不好意思了。那頁落下了清秀的字跡:

 

「Summer,

I wish to be your happiness.

                                                                   Happy. 」 *

夏以晴抬頭,許文樂的臉更紅了。該來的還是來了,許文樂只好豁出去,忽視自己的臉頰發燙,盡可能帥氣地板著臉,蹙眉問道:「你願意嗎?」

這一刻,夏以晴突然發現,許文樂故作鎮定的模樣和自己好像啊。她噗哧一笑,調侃道:「剛剛那麼逞英雄,不是為了璉璉?」許文樂急忙搖頭:「哪是?誰讓你這樣著急?我是為了你。」

夏以晴明了,心中的喜悅朵朵綻放。

年少時的愛情,少了游刃有餘,多了些笨拙和任性,卻最甜、最真實。莫怪情人在相愛時變成愚人,畢竟那是他們的真心在作祟。

*英文“I wish to be your happiness.” = 「我希望能成為你的快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