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記得自己寫過一本紀念冊?當你捧在手上,有些秘密之花便在筆下盛開了。

那一個年代,幾乎每位女同學都有一本紀念冊。粉色的硬書殼、如花般綻放的貼紙、彩色的重要字眼,雙手一捧,連同滿心的期待,一併轉交到另一個人手上。翻開書頁,有一股比自己還成熟的香水味。

夏以晴手中的筆緩緩移動,落下露珠大小的字跡,一顆一顆微微圓弧,像她嘴角含著的微笑——「最要好的朋友:璉璉、小T、Happy、阿John」,夏以晴盯著半響,確認一下字跡是否相同,以免洩漏心底的秘密。

Happy是許文樂,「文」與「萬」音相近*,而他與名字相近,是一個愛笑的人。這個他,就是夏以晴千千萬萬的快樂,融化在心裡,卻泛起了百百千千的心酸。因為,她與他有了無話不談中的避而不談,是暗戀,是她發現自己喜歡他。想到這裡,夏以晴握筆的手微微收緊。

「鈴——」放學鐘聲響了。夏以晴還沒講紀念冊寫好,來不及交還給璉璉,只好先帶回家。教室外的老樹旁,那一隻貓咪又出現了。以晴馬上按奈不住,見貓咪不抗拒,便蹲了下來,輕柔地撫摸貓咪的毛髮。只在那一眨眼,貓咪似乎被什麼吸引,猛地繃起身子往前一翻,精準地咬住了夏以晴手中那本紀念冊上搖搖擺擺的毛球掛飾。「天啊!」夏以晴驚叫一聲,但又不敢施力拉扯,怕一不小心將掛飾扯壞了。反而是貓咪變本加厲,它用力一甩頭,縱身一躍,一瞬間就將掛飾連同整本紀念冊帶上了老樹。

「夏以晴!」在夏以晴發楞之際,許文樂的呼喚讓她稍微回神。許文樂盯住臉色蒼白的夏以晴半響,又看了看老樹上威風凜凜的貓咪,以及那本粉色的紀念冊,便恍然大悟。

「那是璉璉的紀念冊吧?我去拿!」許文樂毫不猶豫,將書包一放,便爬上老樹去了。夏以晴嚇得心臟噗通直跳,跑上前去:「許文樂你給我下來!」在樹上的許文樂充耳不聞,右手牢牢地扶著樹身,左手抓了一根樹枝逗貓。

午後烈日當空,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他白皙的校服都被汗水浸濕了。夏以晴的心卻也隨著時間的流逝,一點一滴地涼了。許文樂不僅記得這是璉璉的紀念冊,還如此殷勤地誓要把它奪回來,夏以晴不曾見他對任何人如此上心。例如,自己交給他寫的紀念冊,已經整整一個月了,都沒還回來,恐怕是被遺忘了。

一隻小鳥從老樹旁掠過,被許文樂逼到邊緣的貓咪溜一溜眼,張開口又調皮地撲了過去。璉璉的紀念冊應聲掉落在草地上,正好是許文樂與夏以晴之間。「呼——」許文樂鬆了一口氣,趾高氣揚地笑著說:「還不感謝我?記得和璉璉說這是我的功勞。」

夏以晴一聽,鼻子發酸,眼眶馬上紅了。她撿起地上的紀念冊,轉身就跑。「喂?夏以晴!」正爬下樹的許文樂一下子看呆了,直呼她的名字。

(未完待續)

*粵語,「文」與「萬」音相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