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還是一個中二小毛孩的時候,我是相信有聖誕老人的存在的。正確來說,我相信他只會在「被選上的孩子」面前出現,可能是要乖巧有禮、勇敢強壯、聰明絕頂……那時候我覺得自己是特別的,畢竟師長們不停地說我是一個很有繪畫天分的小孩。「這應該是一種很了不起的專長吧?」我想著,如果今年聖誕老人再不出現,我就快要長大了。所以,聖誕老人是時候出現了。

電視上都是這麼辦的,床頭要有一隻襪子,讓聖誕老人放禮物。我知道願望說了就不顯靈了,可是我那時太嬌縱,連襪子擺在哪裡都不知道,只好向媽媽討要。「只需要一個晚上而已,我就放回原位。」我信誓旦旦地說著,又補充一句:「有沒有鬆掉的?」我擔心太緊太小的襪子,禮物放不進去。於是,我得到了一雙鬆垮得幾乎穿不了的舊校襪。

上一個煩惱解決了,又是下一個煩惱的開始。「只能有一隻,一雙看起來太貪心了。」我將左手拿著的襪子遞到姐姐面前:「你要不要?」

姐姐比我大四歲,結果可想而知。我看了看同樣比我小四歲的妹妹,倒是不敢把襪子給她。她也許會抓起來吃。猶豫再三,只好暫時把多出來的一隻襪子放在書櫥上,努力提醒自己明天早上一定要記得將它和另一隻一起放回原位。

一番折騰,終於可以睡覺了。我掛上襪子,為自己蓋好被子,直到遮住半張臉。我才不會像那些好奇心極強的猴子,趁聖誕老人來的時候偷瞧瞧他長什麼模樣,我重視的不是這些。看著黑烏烏的房間,身邊的姐姐已經一動也不會動了。那一晚也正如每一個讓我有點害怕的夜晚,逼著我入睡。第二天清早,也正如每一個讓我叫苦連連的早晨,逼著我上學。

然後,夜晚與早晨,日復一日。

眼看新年就要來了,全家開始大掃除。

阿妹,這字典夾著襪子!」姐姐挑眉,站在書櫥面前對我說。「關我什麼……」我的話只說到一半便沒了下文,前一秒的理直氣壯,下一秒就洩了氣,立刻急沖沖地往房裡跑。往床頭一看,哪裡還有什麼襪子?彎腰檢查床底下……襪子呢?

該不會……聖誕老人真的出現,卻是來拿了我的襪子?

我拿著姐姐找到的那雙襪子,若有所思地交給媽媽。「還有一隻?算了,拿去沾水,幫我抹那個清空的抽屜。」媽媽吩咐道。我見媽媽沒有因為我弄丟一隻襪子而責備我,討了便宜,當然乖乖照辦。一踏入浴室便愣住了,那在水桶裡浮浮沉沉的,正是我那一隻校襪。

*illustration by : Sheiryl芳字裳

頓時明白了什麼,默默將手上的這一隻校襪也浸濕。之後,它變得和那一隻一樣也沾滿灰塵。聖誕老人還沒來,我卻碰巧長大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