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 2019秋冬時裝秀甫落幕,回憶這場秀,秀上斗大的人體字母裝置令人難以忽視,開場時品牌更邀請到這作品的創作者,義大利藝術家Tomaso Binga,以堅定而溫暖的聲音朗誦詩作,為大秀開場。這位藝術家究竟是誰?讓我們一起來認識。

Dior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走馬上任以來,牢牢掌握女權主義這核心精神,不厭其煩透過各種新設計詮釋,這次邀請到女性藝術家Tomaso Binga,自有其意義。Tomaso Binga,本名Bianca Pucciarelli Menna,為了諷刺與挑釁傳統男性社會,顛覆男性特權,因此取了個頗具男子氣概的藝名。她以寫詩做為藝術生涯出發點,6070年代女權運動風潮掀起,她積極投入參與,並以自身寫作藝術才華呼應政治、社會脈動,逐漸在口語視覺寫作以及聲音表演詩等領域取得成功。

Photo/ widewalls.ch

此次Dior秀上所展現的裝置,正是Tomaso Binga經典作品「Scrittura Vivente」。藝術家親身展現女體之美,用身體輪廓模擬字母型態,展現女體的柔軟、美麗、充滿可能性且堅定的力量;文字與身體看似不相關,但是仔細閱讀感受,就能發現其關係交匯於詩意之中。藝術家此後多次以身體為媒介創作,將自己比喻為一種文具、一張白紙、一封貼了郵票的信件,甚至是一枚蓄勢待發的子彈,看似蒼白無物,實則充分說明了何謂以柔克剛。

Photo/ wunderkammern

文字在Tomaso Binga的作品裡,一向都是核心主角,1977年推出的概念性作品「Ti scrivo solo di domenica」,創作歷程長達一年。每到週日,她會寄給假想的朋友(她的另一個自我)一封信,全數52封,旨在運用各種批判與諷刺手法,克服日常的各種不幸。公開展覽期間,藝術家甚至會造訪藝廊,親自朗誦信件。

Photo/ awarewomenartists

評論家Antonello Tolve曾寫道:「對Tomaso Binga來說,寫作是用於賦予新意義的實用管道,在字裡行間就如同布料,或網線般,密密麻麻交織成一篇講稿,豐富了整個時空與物質世界,也使詩作的聲音與視覺鮮明浮現,以致成為一種如歌詞表演般的作品,且附屬於一首充滿肉體慾望的歌曲。」Tomaso Binga將聲音、文字、繪畫、身體等媒介調度運用,打造對抗傳統男性特權社會的武器,在半世紀的今天看來,依舊新鮮而懾人,而那溫柔卻又堅定而犀利的抗議,也為我們指出了女性力量的另一種展示方式。

Photo/ widewalls.c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